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睡着的表姐
睡着的表姐
不知为什么,我对于性这方面觉醒得很早,这让我感到十分不可思议,这也促使我后来一系列故事的发生。隐隐约约记得我最早听到“强奸”这个词是在幼儿园的时候,那时家里再放倚天屠龙记的片子,放到杨逍和纪晓芙的那段,我听见外婆的说话声“唉。。。这人就这么坏啊,这样把她强奸掉了啊!”我当时莫名其妙的就感到有些羞涩,就走到家外面,依着门想“强奸”这个词,我当时就明白那是与自己的小鸡鸡有关的,我对此十分好奇,后来对这方面就特别的敏感。

  记得我幼儿园的时候,中午是睡在学校里的,那时午睡的小床一般是两个人一张,而老师为了防止学生们过于吵闹就按一男一女的方式分配床位。和我同床的那个小女孩并不是很漂亮,长得有些黑,样子我现在已记不清了。午睡的时候我总是对她十分好奇,十分想看看她的身体,但又不好意思,于是我就等她睡着。确定她熟睡后,我悄悄地把脚伸到她那边,用脚趾触摸她的身体,但这并没有让我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,我只能悻悻作罢。后来我也只是本能地抱着她的腿睡觉。

  真正让我了解性的是家里的h书和a片,那是我爸的收藏,也是我无意间发现的。我那时是小学二年级左右,从那时开始我就已经十分爱看书,我在我家巨大的书柜里到处找书,我在书柜的第五层发现一本书,是写海员与他们的家庭的,貌似叫《饥渴》吧,我认认真真的读着那本书,后来我在书中发现一些关于性的暧昧的描写(其实最露骨的也就是乳房、胴体这些个词),这个发现让我面红耳赤,血脉膨胀,开始了对性的无限好奇与渴望。于是我疯狂地在书架上找这方面的书,终于在书架下面的柜子里发现了几本厚厚的古典艳情书,那些书都是用文言文写的,但对性的描写很是赤裸裸,出现了阳具、牝户、花心之类的词,从此我明白了两性之间的那些事,我也发现了自慰。那时我才十岁左右,阴茎完全不会勃起,但我发现经过压迫和摩擦,我的阴茎会获得很大的快感,特别是在脑海中幻想那类事的时候,从那时起我就开始了我的手淫之路。那时候我对和我一般大的小女孩完全没有兴趣,我要么边看书边手淫,要么在脑海中幻想某个老师或成熟的女性,后来在我家阁楼上发现了a片以后对这事更是欲罢不能。我开始注意起家里熟悉的常碰到的亲戚,比如我的舅母们,姐姐们。

  我最早亲密接触到的是我的大舅母。那时候是大年初二,我随妈妈到外婆家去拜年,我的两个舅舅和我爸爸在和其他亲戚搓麻将,我妈又和其他几个阿姨在打牌,而我却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,于是我大舅妈带我先睡了。我是在她把我放到床上的时候醒的,睁开眼就看见她正在脱衣服,在昏暗的床头灯下,我看见了她深红色的内裤和胸罩,胸罩下高耸的乳房让我心跳急速加快,等她躺下后我静静地躺着,怎么也睡不着,满脑子她的身体,我耐心的等她睡着,也许等了半小时,我听见她开始轻轻地打鼾,她白天太累了。当时我兴奋极了,慢慢的侧躺过去,手缓缓地在被下移动着,逐渐移到了她的乳房上面,我的小手轻轻地覆盖了上去,那是我第一次摸到女性的乳房,隔着胸罩但仍感到柔软和温热,我激动极了,手就覆盖着不敢动,过了一会儿,我才轻轻地拿开手,并小心翼翼地翻起胸罩,将手伸了进去,我的手终于摸到了舅母的乳房,我感觉到了食指与中指间那颗略硬的葡萄与手掌下柔软细腻的乳肉,我不禁轻轻地捏了一下,那种感觉好像是灵魂被电了一下,我忍不住用手缓缓地揉捏起来,捏着捏着我只觉得身上一阵莫名的燥热,我忍不住往被窝深处钻去,将尚不能勃起的阴茎对准舅母的大腿摩擦起来,我的左手也不满足于揉她的乳房,我左手渐渐地移到了舅母下体阴部上,我感到手下被三角内裤包裹着的阴埠鼓鼓的,软软的,我轻轻地揉按着,直到我感受到自己要到兴奋的巅峰了,手紧紧按住舅妈柔软的阴埠,我的阴茎在她大腿外侧的摩擦越来越激烈,到最后似乎轻轻地“突突”跳了几下,然后心满意足地摆好睡姿,进入梦乡。后来,我由于某些原因被父母带到医院去割包皮,说是影响发育,那时我根本不清楚这是干嘛,还以为要把我的蛋蛋割掉,吓得我直哭。到了大概13岁的时候,也许是13岁,有些记不清了,反正是我小学5年级,我发现自己的阴茎一兴奋就会变得硬硬的。

  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射精是在那年暑假里,那时我和我表姐住一起,就是我那舅妈的女儿,她那时在读大学,暑假回来学车,因为要开空调,我就和她一起睡在三楼的小房间里,否则我都是睡在二楼爸妈房间的地板上的,毕竟那时空调费电,妈妈还是舍不得我一个人开一架的。那天晚上也是我熬夜直到表姐睡熟了再开始行动,她是背朝着我侧睡的,睡时穿着条短裤和t恤,我采取了和她相同的睡姿,准备对她臀部下手,然后才发现若与她睡姿重合我只能把阴茎对准表姐臀部上的尾椎骨,硬硬的难受,我只好向下钻去,我将左手伸到表姐前面,打算从短裤伸进去贴着肉摸她的阴部,因为我试过从短裤裤腿处伸进去,但太紧了没成功,然而,我试了才发现这样还是不行,只能摸到阴埠上方的那丛阴毛,即便如此我的手也因弯曲过度而难受,我只好退而求其次改为抚摸表姐离床远的那半边臀部。我小心地耸动着,摩擦着,渐渐地胆子越来越大,干脆掏出阴茎直接往表姐光滑的双腿间放去,滚烫的阴茎在她滑嫩的大腿间摩擦着,我左手抚摸的动作也越来越肆意变为揉动,幸好表姐从小睡觉睡的很死,否则早被我狂乱的动作弄醒了。抽动摩擦了许久,我感到自己阴茎要爆炸了一样,死死顶着表姐丰满而柔软的臀部,阴茎“突突”地跳着,似乎有液体从马眼里喷射而出。良久,我从极度的快感里缓了过来,发现下体黏黏的,表姐裤子上也都是乳白色的液体,散发着一股怪异的腥味,我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,心里慌得要命,匆匆用餐巾纸整理了一下,忐忑不安地躺在旁边担心着射出这些液体对我是否有害。第二天早上我也基本平静下来了,发现表姐的短裤屁股部位有块略带白斑的印记,心里不禁突了一下,后来表姐也发现了,她只是感到非常诧异,也不清楚这是什么,我的心也就放下了。

【完】